王冕創作中國畫)

聲明:百科詞條人人可編纂,詞條建立和點竄均免費,毫不具有官方及代辦署理商付費代編,請勿上當被騙。詳情

《墨梅圖》是元代王冕創作的紙本墨筆畫,此圖是他晚年畫梅藝術臻于化境的佳構,深為后人保重。

此圖作倒掛梅。枝條茂密,前后參差。枝頭綴滿繁密的梅花,或含苞欲放,或綻瓣怒放,或殘英點點。正側偃仰,千姿百態,猶如萬斛玉珠撒落在銀枝上。白潔的花朵與鐵骨錚錚的干枝相映照,清氣襲人,深得梅花清韻。挺勁無力。梅花的分布富有韻律感。長枝處疏,短枝處密,交枝處特別花蕊累累。勾瓣點蕊簡練灑脫。王冕墨梅出于北宋揚無咎派。但宋人畫梅大都疏枝淺蕊。此幅則寫繁花密枝,標新立異。

王冕(1287~1359)元朝出名畫家、詩人、書法家,字元章,號煮石山農、放牛翁、會稽外史、梅花屋主、九里先生、江南古客、山陰野人、浮萍軒子、竹冠草人、梅叟、煮石道者、閑散醫生、老龍、老村、梅翁等。諸暨(今屬浙江)人。王冕以畫梅著稱,尤工墨梅。王冕詩多憐憫人民磨難、訓斥豪門顯貴、不放在眼里富貴榮華、描寫田園隱逸糊口之作。有《竹齋詩集》3卷,續集2卷。存世畫跡有《三君子圖》、《墨梅圖》。能治印,創用花乳石刻印章,篆法絕妙。

更多精彩報道,盡在https://www.www.odbhtf.live

蓋伊年輕是也是暴力扣將!馬刺有沒有可能挖一下梅圖的潛力

說起狗刺隊里有迸發力的年輕人,可能列位理所當然的反映是我們的德章泰-皇儲-新秀賽季進二防-小茉莉,以及朗尼-走路草-沃克。

這是理所當然的工作,終究這兩位都是我們用“高順位”簽摘下的(茉莉首輪29順位,沃克首輪18順位),要重點培育的潛力新人。

可是今天要聊的不是這二位,我們來聊聊兩位關心度沒那么高的“年輕人”——基哥和梅圖。

細看題目:有迸發力的“年輕人”。咱基哥年輕的時候,飛天遁地,記適當時玩2k online(那時候還只要第一代)的時候,“蓋伊是一個得分手,不是很情愿為隊友締造機遇……”

昔時基哥也是被譽為“麥迪接棒人”的場均20分擺布的明日之星,加入過扣籃大賽,讓良多球星都成為過本人的布景板。

大傷事后,基哥也只能看著已經的本人長嘆:“力拔山兮氣蓋世,時晦氣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何如,虞兮虞兮奈若何?”從最根基的投籃和防守做起,陪馬刺渡過艱難歲月。

基哥近日在接管德律風采訪的時候暗示,疫情來由,本人也只能居家隔離,做一些根基的熬煉,艱難地連結著體型——更嚴峻的是,基哥認為本人患上了幽閉癥(cabin fever),俄然沒有角逐打,不曉得做什么,只能呆在家里這個環境加劇了這種現象。

基哥說,本人聯系了已經的伴侶、此刻的隊友,只是想大白“事實發生了什么”,可是謎底是顯而易見的——沒人曉得發生了什么。

另一位有迸發力的年輕人,是持久坐在板凳席結尾的梅圖——說實線籃板的二年級新秀,就算想聊良多,也沒什么能夠說的。

這位還沒獲得什么出場機遇的二輪秀,現實上在大學賽場上是一名很是優良的球員:場均31分鐘能拿到15.7分7.4籃板1.7蓋帽,既有得分能力,又有護框和籃板能力。

說實話,我們沒需要此刻給他下定論:本來二輪秀就是用來刮彩票的嘛,打出來賺了,打不出來不虧。況且美圖此刻還只是一個二年級新秀,在馬刺,這種資歷還需要繼續持有奧斯汀公交票呢。

更多精彩報道,盡在https://www.www.odbhtf.live

非是望梅圖止渴】

  【非】《唐韻》甫微切《集韻》《韻會》匪微切,音飛。《說文》違也。從飛下翄,取其相背。《玉篇》不是也。《書·說命》無恥過作非。《易·繫辭》辨是與非。又《玉篇》下也。又《玉篇》隱也。又《增韻》訾也。《孝經·五章》非聖人者無法,非孝者無親。又《玉篇》責也。《前漢·魏相傳》使當世責人非我。又山名。《山海經》非山之首,其上多金玉。又姓。《風俗通》非子,伯益之後。又《集韻》《韻會》《正韻》尾切,音斐。《集韻》本作誹。謗也。《前漢·食貨志》不入言而腹非。《史記·平準書》作腹誹。又《鼂錯傳》非謗不治。《註》非,讀曰誹。又《韻會

  【是】〔古文〕《唐韻》承紙切《集韻》《韻會》上紙切,音姼。《說文》作昰。直也。從日正。《釋名》是,嗜也,人嗜樂之也。《玉篇》是,長短也。《禮·曲禮》夫禮者,所以定親疎、決嫌疑、別同異、明長短也。又《博雅》是,此也。《易·乾卦》不見是而無悶。《又》是故居上位而不驕。又姓。《姓氏急就篇》是氏,吳有是儀,唐有是光。又《集韻》田黎切,音題。《公羊傳·僖十六年》是月者何,僅逮是月也。《註》是,月邊也。魯人語也。《釋文》是,如字。一音徒兮反。又與氏通。《前漢·地輿志》氏爲莊公。《註》氏,與是同。古通用。又《韻補》葉市之切。

  【望】〔古文〕《唐韻》《正韻》巫放切《集韻》《韻會》無放切,音。《說文》出亡在外,望其還也。從亡,朢省聲。《釋名》望,惘也,視遠惘惘也。《詩·邶風》展望弗及。又《詩·大雅》令聞令望。《疏》爲人所觀望。又《孟子》望望然去之。《趙岐註》慚愧之貌也。《朱傳》去而不顧之貌。又《博雅》覗也。《韻會》爲人所仰曰望。又責望。又怨望。又祭名。《書·舜典》望于山水。《公羊傳·僖三十一年》望者何,望祭也。又《廣韻》《集韻》《韻會》武方切《正韻》無方切,音亡。義同。《詩·小雅》萬夫所望。《釋文》協韻音亡。又《釋名

  【圖】〔古文〕《唐韻》《集韻》《韻會》《正韻》同都切,音徒。《說文》計畫難也。啚,難意也。《徐鍇曰》圖畫必先規畫之也,故從囗。啚者吝嗇難之意也。又《爾雅·釋詁》謀也。《書·太甲》愼迺儉德,惟懷永圖。又《君牙》思其艱,以圖其易,民乃寧。又《周禮·秋官·大行人》春朝諸侯而圖皇帝之事。《註》王者春見諸侯,則圖其事之可否也。又度也。《詩·小雅》是究是圖,亶其然乎。《論語》不圖爲樂之至於斯也。又除治也。《左傳·隱元年》無使滋蔓。蔓,難圖也。又計也。《周禮·秋官·小司寇》孟冬祀司民,獻民數于王,王拜受之,以圖國用,

  【止渴】解渴。漢王逸《九思·疾世》:“吮玉液兮止渴,嚙芝華兮療飢。”《后漢書·霍谞傳》:“譬猶療飢於附子,止渴於酖毒,未入腸胃,已絶咽喉,豈可為哉!”

  更多精彩報道,盡在https://www.www.odbhtf.live

紙上探梅從宋代楊無咎《四梅圖》清拓本談其翻刻問題

眼下恰是江南梅花怒放、訪梅問梅的時節,因為疫情的緣由,大多公園都關門謝客,然而不妨作一次紙上賞梅探梅。

“須靜觀止——清代姑蘇潘氏的珍藏”客歲底在姑蘇博物館揭幕,以《三松堂書畫記》《須靜齋云煙過眼錄》為著錄根據,分上、下兩期展現70件潘雋奕、潘世璜這一支潘氏的珍藏。這此中就有宋

在歷代的繪畫史,對前人的繪畫作品喜愛的甚多,但喜愛到用原圖翻刻在石塊上的先例,就少之又少了。對比《四梅圖》原件與拓本,能夠發覺畫面紋絲不差,拓本把揚補之特有的枝干皴擦用的飛白法,花朵以雙勾和沒骨連系,用筆圓潤的特征,都表示了出來。

宋人揚補之的《四梅圖》卷,清代在姑蘇傳播,昆山顧氏、陸恭松下清齋、程楨義、潘遵祁香雪草堂、顧文彬過云樓等遞藏,于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入藏故宮博物院,該卷系紙本,縱37.2厘米,橫358.8厘米。圖卷分四段,繪折枝梅的未開、將開、怒放、將殘四種形態。枝梢柔韌挺勁,花頭圈點尖細,氣概清雅。本幅卷后自題柳梢青詞四首,款署“乾道元年(1165)七夕前一日癸丑丁丑人揚無咎補之書于豫章武寧僧舍”。墨梅枝梢間接用墨筆繪出,是對其時院體畫的沖破,有野逸”之稱,其畫法、畫風對后世有較大影響。本幅接紙處鈐藏印208方。《鐵網珊瑚》《珊瑚網》《清河書畫舫》《式古堂書畫匯考》《大觀錄》著錄。

姑蘇博物館藏有一卷清拓《四梅圖》卷,縱38厘米,橫410厘米,翻刻的就是南宋揚無咎繪制的《四梅圖》。揚無咎(1097-1171),字補之,號逃禪白叟,又號清夷長者,清江(今江西樟樹市)人。東漢大文豪揚雄后裔。其人是書畫全才,文學造詣也很高,繪畫創作具有強烈的人文氣味。因梅花凌冬的氣質,恰與文人風骨類似,故他而喜畫梅,乃獨創墨梅藝術。

楊無咎為了畫梅,在本人的天井里種滿了梅樹,而且任梅樹天然發展,從不加以修剪,有的梅樹大如數間衡宇。作畫時,凡是選擇一樹梅中的局部入畫,“觸目橫斜萬萬朵,賞心只要兩三枝”。因而他的繪畫取材,多為山間水濱的野梅,疏枝冷蕊,具有荒寒清絕之趣。他的墨梅,不只創立了墨梅新派,還鞭策了文人水墨畫的新成長。其時學他的人良多,構成了一股新的畫風,如其侄楊季衡、外甥湯叔雅、湯叔周兄弟以及勾當于宋理宗期間的丁野堂等,都屬于他的傳派。宋人趙希鵠在《洞天清錄》集中說“臨江揚無咎補之學歐陽率更楷書,殆所傳神,以其筆畫勁利,故以之作紙梅。”徐沁在《明畫錄》中說:“華光一派,傳播至南宋揚補之,始極其致。”揚無咎以水墨作梅,不另設色,梅花清雅,不染煙塵,寫實但不追求工細,適意但不追求形變,既沒有“院體”繪畫的都麗,也沒有“逸筆”的草草不拘,卷中梅花以淡墨勾勒,用筆勁利,陪襯花瓣的梅萼僅用墨筆點就,使梅花頓糊口力。最小的梅萼,只用墨作一點,梅花有正、反、側各類造型。為表示梅花蒼勁,作者用干筆飛白、頓挫而出,小枝以細勁之筆抽干而出。全卷純用水墨,不施任何色彩,留意了濃、淡、干、濕、焦的變化,畫面給人以斑斕之感。存世代表作有《四梅圖》《雪梅圖》等。

《四梅圖》卷是南宋乾道元年(1165),揚無咎六十九歲時,為范仲淹曾孫、范純仁之孫范端伯所作,在吳中傳播數百年。元代已經吳鎮家族的珍藏,明代由文徵明家族珍藏,后歸嘉興大珍藏家項元汴,鈐印多大八十八枚。從構圖內容上來看,此圖采用折枝花草的構圖樣式,每幅作品中的內容看上去畫面上只是樹枝橫斜,但作品中枝干的穿插取勢都各有分歧,畫面并不顯得色單力薄, 畫面中點點花朵以特有的“以少勝多” 的畫法將畫面陪襯得愈加活潑具體。作者用梅花作為借景抒情的載體,為了再現天然之美,也為了表達本身的感觸感染與體味,即借梅花表示本人的藝術涵養和傲骨凌霜的品性,同時從整幅畫中也能看出作者遲暮感傷的感情。

對比《四梅圖》原件與拓本,能夠發覺畫面紋絲不差,拓本把揚補之特有的枝干皴擦用的飛白法,花朵以雙勾和沒骨連系,用筆圓潤的特征,都表示了出來。卷有清梁同書題簽,后有揚補之的《柳梢青》詞,和柯九思、笪重光題跋。

在歷代的繪畫史,對前人的繪畫作品喜愛的甚多,但喜愛到用原圖翻刻在石塊上的先例,就少之又少了,這副作品就很完滿的同時呈現了原圖,其實不易得。

清代嘉慶初年,《四梅圖》墨跡本為陸恭松下清齋所得,陸氏于家中筑“四梅閣”以藏之。陸氏歸天后,此卷漂泊于外,由程楨義以“番錢三百枚”購回。從程氏散出后,為陸恭外孫、須靜齋仆人潘世璜之子潘遵祁購得。潘遵祁(1808-1892),字覺夫,一字順之,號西圃、簡緣退士、抱沖居士等,室名香雪草堂、四梅閣、勿自欺室。江蘇吳縣(今姑蘇)人。潘奕雋孫,潘世璜子。道光二十五年(1845)進士,二十七年(1847)翰林,旋乞歸,于鄧尉山下筑香雪草堂。工書善畫,卒年八十五。著有《西圃集》等。他特地在光福山中的別業香雪草堂旁筑小閣,沿用外祖父陸恭齋號,定名為“四梅閣”,儲藏此卷,并請老友戴熙(1801—1860)繪《四梅閣圖》,寶愛之情,溢于言表。

在拓片《四梅圖》卷中,夾有兩紙,一系拓本,一為墨跡。拓本上有道光二十五(1845)秋七月廿一日韓崇(1783—1860)跋:

逃禪白叟在高宗朝,不直秦檜,屢征不起。畫梅作疏枝冷蕊,清癯絕人,有持入德壽宮者,不合上意,呼為野梅。因自題曰:奉敕村梅。高情逸興,可與魏野、林逋同傳。是卷著錄于朱存理《鐵網珊瑚》,嘉慶初年,為陸謹庭孝廉所得,特筑四梅花閣,以庋藏之。邀集名人,觴詠此中,為吾吳佳話。曾幾何時,漂泊于外,心柏員外博雅嗜古,一見愛不釋手。余為之和會,以番錢三百枚得之。按《洞天清錄》云,江西人,得補之一幅梅,價不下百令媛,其時以貴重。若是畫格紙高,不煩贊賞,即以書論,亦清峭峻拔,超妙入神,蓋歐書千文真跡,在其室中,宜乎深切率更堂奧也。丹邱生步武前賢,詞章雙絕,實為此卷后勁。《鐵網珊瑚》又載補之竹卷,國朝藏梁蕉林相國秋碧堂中,畫尾顧阿瑛題七絕一首,此詩今為寒齋所得。前段墨竹不知何年割裂,漂泊何所,可見名物之易散,而大美之難全也。心柏獲此珍品,宜護如頭子,倍加珍襲。前人筆墨有靈,當不脛而至,為漱石軒中集成大觀一錄也。

其后綴道光二十六年(1846)七月十五日黃均(1775—1850)的題跋:“

此卷海內出名,世間墨寶也。夢寐思之,已數十余載矣。今余古稀之年,始得一見,何幸如之。

一別青山,重尋紅萼。三年遙隔,舊日苔枝。仍然綴玉,翠禽了解,為誰含恨風塵。卻自把春情護惜,欲訴離愁,窗前無法,嫩寒猶勒。(未開)

芳事評量,口脂入畫,想像輕妝,竹里無人,春風暗覺,一陣吹香,模糊草屋遮藏,剛好句搜來繡腸,幽思難禁,須拼早起,日繞疏廊。(欲開)

瘦笻閑搭,滿林香雪,晴烘一霎,徑曲才迷,巒迴又見,萬橫周帀,休猜籬落敧斜,應記得冰霜慣壓,不似桃花,春江動靜,暖隨浮鴨。(怒放)

更覓繁枝,余香猶在,欲步偏遲,夢醒梨云,春深杏雨,直恁紛披,海角難問歸期,聽羌管聲聲暗,悲只要幽人,還攜鴉嘴,不負年時。(收殘)

結廬傍香雪,清氣入寤寐。曉山塞屋角,林樾寫其態。青黃雜紺紫,筆筆似名繢。迤邐接村墟,霜花弄瑣碎。湖光忽掩映,凝茫露鴉背。層巒斷還續,仄徑傳叆叇。一塔煙中明,影落窗戶內。靈芬貯小閣,熏香破清睡。逃禪不成作,高節未云墜。所嗟流風渺,佳話襲前輩。素壁張橫枝,清詞動幽吹。遙遙七百年,尚友幸披對。楓葉脆有聲,梅花襲含睞。俯仰愧虛襟,孤吟聊自遺。

揚逃禪《四梅花》卷,舊藏外大父陸謹庭先生家,石庵相國題其閣。余既筑室香雪海下,先摹相國書顏余閣,越數年,卷乃歸余,藏之山中,殆有前定。卷先為程心柏所得,摹四梅花及柳梢青四詞,并丹邱和作勒諸石。今以其拓本張壁間,復依原韻亦和四詞。前人有知,當鑒余清癖耳。

從中不難看出,潘遵祁對這副《四梅圖》的珍愛之情。吳雨蒼曾作《四梅花圖卷勒石之謎》一文,調查《四梅圖》拓本為何人所刻,提出過云樓顧氏、潘遵祁、程心柏等幾家,最初猜測可能出于程氏。今從潘遵祁題跋所述,此刻能夠必定此圖為程心柏獲得墨跡后所摹勒無疑。

更多精彩報道,盡在https://www.www.odbhtf.live

血梅圖_血梅圖故事-歷史故事-查字典會

日偽統治期間,長春市盛京畫舫的坐堂畫師張一筆是東北出名的一筆畫大師,他能用一支筆、只蘸一次墨,就畫出秀麗的山水、繪聲繪色的花鳥、端倪逼真的人物等等。總之,良多畫家用幾支筆、蘸多次墨才能完成的作品,他只需一支筆、蘸一次墨就能完成,因而得名張一筆。

張一筆的名聲越來越大,俄然有一天,日本占領軍中一個名叫鈴木的年輕軍官,來登門拜訪了。這個日本軍官畢恭畢敬地深深鞠了一躬說:“張先生,我很是想向您進修一筆畫,請多多指教!”

張一筆見這個日本青年還算熱誠,就淡然一笑說:“如許吧,我出個標題問題,歸去后你按標題問題作一幅畫,若是我看著對勁了,就教你一筆畫,如果我不合錯誤勁,那就……”

鈴木回到本人的駐地,關起門來,精雕細琢,用了三天三夜的時間,終究完成了一幅題為“深山藏古寺”的中國畫。畫面上,群山崎嶇、樹高林密,在山巒和樹木的掩映下,一座陳舊的寺廟,金碧燦爛,一鶴發蒼蒼的老衲,正坐在天井,給眾門生講經……鈴木拿著本人這幅滿意之作,滿意洋洋地來到張一筆盛京畫舫說:“我曾經按照你出的標題問題,把畫作出來了,請先生指教。”

鈴木滿認為張一筆會對他的畫大加贊揚,誰知,張一筆對這幅他細心繪制的“深山藏古寺”只看了一眼,就淡然一笑說:“燒掉吧,文不合錯誤題!”

鈴木無法,只得將這幅畫付之一炬。鈴木再次回到駐地的時候,他吸收了上一次的教訓,沒急著畫畫,而是苦思苦想,翻來覆去地揣摩張一筆這個“深山藏古寺”的寄義。想著想著,鈴木茅塞頓開,他猛然拍著大腿說:“張一筆,這一次我必然要你對我鈴木另眼相看!”

這一次,鈴木決定在“藏”字上大做文章。他破費了大量的翰墨,畫了一片古木參天的山林,只是在畫的邊上,隱模糊約地畫出一座寺廟的一角……鈴木把這幅滿意之作再次拿到了張一筆面前。這一次,張一筆仍然不合錯誤勁地搖了搖頭說:“這幅畫跟上一幅比擬,有了一些長進,不外跟‘深山藏古寺’的題目,仍是有些牽強……”

接連兩次被張一筆否認,鈴木的神色就變了,他很是不服氣地說:“那么,就請先生親身畫一幅‘深山藏古寺’讓我也長長見識吧!”

張一筆并不睬會鈴木的傲慢,取來上等的徽墨、拿出收藏的端硯,細心地研了一池清墨。只見張一筆手持狼毫湖筆,在墨池中蘸足了墨汁,憋足一口吻,在宣紙上揮灑自如,刷刷刷趁熱打鐵,一幅“深山藏古寺”便畫成了。

鈴木細心端詳著張一筆的佳構,只見畫面上重堆疊疊的群山之中,一股山泉清亮見底,一老一少兩個和尚,抬著一桶泉水,沿著彎彎的石階,優哉游哉地向大山的深處走去……畫面上的山和水,都透著一股靈氣,出格是那一老一少兩個和尚,更是畫得爐火純青,似乎隨時都能從畫中走出來似的。鈴木心中十分欽佩張一筆的藝術造詣,可是他仍然不服氣地問道:“你出的標題問題是‘深山藏古寺’,可是,在這幅畫面上并沒畫寺呀?”

鈴木俄然仰天大笑說:“哈哈……張一筆,你上了我的當了!你認為我堂堂大日本帝國的甲士,真的會向你一個中國豬進修一筆畫么?實話告訴你吧,我鈴木來中國前,就是東京一所中學的美術教員,我不只對中國畫很有研究,并且也擅長畫一筆畫。我此次就是想見識見識你張一筆的畫技若何?今天看來,你也是徒有虛名,什么‘深山藏古寺’,只不外是玩弄文字游戲的蟲篆之技罷了!張一筆,你有沒有膽子,跟我比試比試,到底誰是滿洲的第一支畫筆?”

多年的侵華和平,他一直認為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優良的民族,而中國人都是狗彘不若的下等民族。所以,他費盡心計心情,要跟張一筆爭一個凹凸。面臨這個高視闊步的日本軍官,張一筆仍然不動聲色地淡然一笑說:“那,我們就比試比試吧!”

鈴木在火車站廣場擺下了擂臺,轟轟烈烈地要跟張一筆比試比試一筆畫的真功夫。良多中國畫家都十分管心地說:“張公,鈴木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跟他比試畫畫,必定是兇多吉少,仍是回絕他吧。”

張一筆卻說:“鈴木蔑視的不是我張一筆,而是整個中華民族,不狠狠地沖擊一下這個小鬼子的囂張氣焰,我咽不下這口吻!”

火車站廣場人山人海,大師都想親眼看看這場中日兩國畫家的特殊角逐。這個鈴木公然也不是等閑之輩,他起首出招,刷刷刷一筆畫了幅“富士櫻花圖”,高高的富士山下,一枝含苞待放的櫻花,賞心順眼!鈴木滿意地把他的作品當眾展開說:“我的畫完了,張一筆,你的請吧!”

前來捧場的日本人立即發出一陣喝采聲:“好!”。廣場上的中國人,此時此刻都為張一筆暗暗地捏了一把汗,由于這個鈴木的一筆畫,其實是無懈可擊。張一筆也不迷糊,他手持狼毫大筆,蘸足了墨汁,揮灑自如,幾秒鐘時間就畫出了一幅“長白奔馬圖”。畫面上,巍峨的長白山下,一匹駿馬在林海雪原中飛馳而下,四只黑色的馬蹄濺起純潔的積雪,如煙似霧,十分宏偉!

在場的中國人,看了張一筆如斯崇高高貴的畫技,不約而同地迸發出一陣雷鳴般的喝采聲:“好!”

第一回合,張一筆較著技高一籌,鈴木卻心服口不服地說:“這一回合,我們打了個平局。下面,我不消手,畫一幅一筆畫,讓在場的中國人開開眼!”說著,只見鈴木用嘴叼著畫筆,脖子就像一條毒蛇似的,擺布扭動著,不大一會兒,就畫了一只活蹦亂跳的野兔。

“好!”鈴木用嘴叼筆作畫,再次博得了日本人的一陣喝采聲。擂臺下的中國人從來沒看見過張一筆用嘴作過畫,大師都意料這一回合他是輸定了。誰知,張一筆也不迷糊,只見他脫下鞋襪,用腳趾握筆,眨眼功夫就畫了一只展翅高飛的雄鷹!

第二回合,張一筆不只在畫法上壓服了鈴木,并且在寄意上,也占了優勢:雄鷹是擒拿兔子的!廣場上的中國人再次迸發出一陣雷鳴般的喝彩聲:“好啊!張一筆,好樣的!”

兩個回合下來,鈴木曾經看出他底子就不是張一筆的敵手,看來一般的角逐,是很難取勝了。只見鈴木向臺下一個躲藏在人群中的荷槍實彈的日本兵使了個眼色,這才走過來說:“張一筆,你我前兩個回合不分勝負。下面我們兩人同時各做一幅畫,讓觀眾評一評,到底誰是第一,你看若何?”

這一次,工作人員在擂臺上鋪開兩張畫紙,張一筆和鈴木兩人要同時作畫。張一筆和鈴木兩人各自拿起一支筆,蘸足了墨,起頭了最初一輪的較勁。誰知,就在張一筆方才畫出一支樹干的時候,俄然,啪的一聲槍響,不知從哪里飛來一顆槍彈,不偏不倚,正好打在張一筆的右手上。畫筆被打落了,鮮血滴滴嗒嗒地灑在未完成的畫紙上。很明顯,這一切都是鈴木事先放置好的,廣場上的中國人被激憤了,人們大聲呼叫招呼著:“這是個陰謀!嚴懲兇手……”

鈴木卻像什么工作也沒發生似的,他趁紊亂的時候,很快就畫完一幅“清風明月圖”。而此刻的張一筆,卻在一旁握著鮮血淋漓的右手,臉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見此情景,擂臺下的群眾齊聲高呼:“如許不公允,給張先生從頭換一張畫紙,從頭換一支畫筆。”

鈴木卻陰險的嘲笑著說:“諸位,我跟張一筆比的是一筆畫,畫一筆畫,兩頭是不克不及換筆和紙的,若是張先生兩頭換筆和紙,那就意味著他曾經敗在我的手下了!”

張一筆大義凜然地說:“鈴木!雖然你在此次角逐中,利用了卑劣的手段,可是,我仍是情愿讓你見識見識中國畫師的絕技!”

這一次,連在場的日本人也不得不服氣得五體投地,車站廣場響起一片振聾發聵的喝采聲。張一筆用本人的鮮血,畫完了這幅“血梅圖”后,憤然地把畫筆投到擂臺下,昂首闊步分開了賽場……

更多精彩報道,盡在https://www.www.odbhtf.live

梅花魂作者回憶了哪幾件事?

可選中1個或多個下面的環節詞,搜刮相關材料。也可間接點“搜刮材料”搜刮整個問題。

本課以梅花為線索,講了外祖父的幾件事,從中表示了這位白叟對梅花的摯愛,表達了身在異國的華僑眷戀祖國的思惟豪情。

本課的重點是反映外祖父對祖國的思念之情。寫愛梅花,是由于梅花是中華民族民族精力的意味,在外祖父的心目中,梅花就是祖國的代表,愛梅花和愛祖國是同一的。因而,課文中寫的五件事,有的間接寫外祖父對祖國的紀念之情,教小外孫女讀唐詩宋詞并且讀著讀著就流出眼淚,因不克不及回國而憂傷得大哭起來;有的倒是通過寫愛梅花而間接反映外祖父的愛國心的,如,對一幅墨梅圖的珍愛,在拜別前把墨梅圖送給外孫女,在將近開船時把繡著梅花的手絹給了外孫女。

展開全數5:1.教我詩詞2.斥我臟梅3.無法回國4.送我梅圖5.送我梅絹已贊過已踩過你對這個回覆的評價是?評論收起匿名用戶

2009-10-12展開全數讀唐詩宋詞。在書房玩耍。贈梅花圖。回國外祖父送我們。已贊過已踩過你對這個回覆的評價是?評論收起

5、外祖父送我上船哭了,并塞給我一條繡了梅花的手絹。已贊過已踩過你對這個回覆的評價是?評論收起收起更多回覆(3)為你保舉:

更多精彩報道,盡在https://www.www.odbhtf.live

明朝天啟皇帝的生平事跡

可選中1個或多個下面的環節詞,搜刮相關材料。也可間接點“搜刮材料”搜刮整個問題。

明熹宗朱由校(公元1605-1627年),明末皇帝。1620年陰歷九月—1627年陰歷八月在位,年號天啟(1621—1627年),故又稱天啟帝。明光宗朱常洛長子,父親光宗在位僅29天便因“紅丸案”而暴斃,朱由校顛末“移宮案”的風浪,在位7年,因嬉樂過度成病(一說曾落水,留下病根),于1627年服用“仙藥”而死,常年23歲,謚熹宗,葬于德陵(今北京市十三陵),是明朝修建的最初一座皇陵。天啟帝有三男二女,無一長成。終無子,遺詔立五弟信王朱由檢為皇帝,即后來的明思宗(崇禎帝)。

更多精彩報道,盡在https://www.www.odbhtf.live

宋代山水畫家的代表人物

可選中1個或多個下面的環節詞,搜刮相關材料。也可間接點“搜刮材料”搜刮整個問題。

展開全數李成和范寬是北宋初期山川畫家的代表,上承荊浩以水墨為主的保守,以表示北方雄渾壯闊的天然山川為主,與五代的關仝一路,被認為是“三家鼎峙,百代標程”的大師,他們的創作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后繼者有王士元、王端、燕文貴、許道寧、高克明、郭熙、李宗成、丘納、王詵等。除北方山川系統的山川畫外,長于界畫的郭忠恕,長于表示湖山小景的惠崇、趙令穰,以及承繼唐代以來的青綠山川畫法的王希孟等,都在中國山川畫的成長過程中,有著各自的奇特貢獻。

南宋時代的山川畫家,一部門人仍在表示雄渾壯闊的天然山川:全景式的構圖,細膩的皴法,盤曲多變的山勢都來自于上一時代大師的締造。傳為宗室畫家趙伯駒的《山河秋色圖》(故宮博物院藏)卷現實上是南宋畫院高手的作品,代表了承襲上代山川畫法的作品。其弟趙伯驌有《萬松金闕圖》(故宮博物院藏)傳世,寫臨安鳳凰山景色,點染與勾勒相合,筆法樸拙,是在保守青綠根本上,接收董源、米芾等的水墨技法而成的新氣概。但真正代表了南宋一代山川畫創作的是那些講究意境的締造、以抒情為次要目標的所謂“偏角山川”。畫家以凸起一個局部的方式來加強描寫的力度,用筆愈加潑辣,水墨的神韻闡揚得愈加充實。李唐是公認的開創這種新風的一代宗師,他的《萬壑松風圖》軸給人以強烈的印象。承繼他的技法的劉松年則在描寫江南景色方面有著凸起的貢獻。馬遠、夏圭更是由于構圖多截取一角或片段的不全之景,畫面中留下大塊的空白,而被人稱為“馬一角”和“夏半邊”。這種構圖簡練,主體明顯的山川畫有一種全新的境地。恰是這種立異惹起了很多評論,而有的評論以至從政治的角度認為他們的山川是對偏安江南的南宋王朝的“殘山剩水”的反映,已屬附會之說。米友仁的云山墨戲法例傳播于文人士醫生畫家之中,成績同樣可觀。

◆李唐,字晞古,河陽(今河南孟縣)人。北宋徽宗時畫院畫家,與劉松年、馬遠、夏圭并稱“南宋四大師”。他輾轉到了臨安,以賣畫為生。年近80被舉薦入宮,授成忠郎、畫院待詔,頗受高宗趙構賞識。擅長山川及人物故事畫。山川取法荊浩、關仝及范寬而有所變化。結構多取近景,凸起主峰或崖岸;山石作大斧劈皴,積墨深摯,開南宋一代山川畫新風。《萬壑松風圖》軸(藏臺北故宮博物院)是李唐70歲擺布的手筆,反映了李唐北宋期間的山川畫面孔。藏于統一地的《山河小景圖》卷與前幅的格調接近。故宮博物院藏的《長夏江寺圖》為絹本重青綠設色,雖為青綠山川,仍以墨筆勾皴為主,勾勒挺健多斷折,皴筆橫劈豎砍,放縱自在,以“大斧劈皴”和青綠著色相連系,在其時是一種斗膽的締造。李唐也擅長人物故事畫,故宮博物院藏其所繪的《采薇圖》卷和藏于美國大城市博物館的《晉文公復國圖》卷都是借古喻今的作品。

◆劉松年,錢塘(杭州)人,因居清波門而被人稱為“暗門劉”,是宋孝宗、光宗、寧宗三朝時的宮廷畫家,他的教員張敦禮是李唐的學生,因而他的畫風與李唐一脈相承。他的山川、人物都有很大的影響。藏于故宮博物院的《四景山川》卷是其山川畫代表作,分四段描寫春、夏、秋、冬的景色,并穿插以人物勾當。與李唐的取材分歧,劉松年多描寫西湖一帶的風光,因而他的繪畫氣概顯得精細秀潤一些,與李唐的氣焰雄壯構成了對比。

◆馬遠,字遙父,山西永濟人,宋光宗、寧宗時的畫院待詔。他的曾祖、祖父、父親、伯父、兄弟、兒子都是畫院畫家。他近承家學,遠學李唐,構成了本人的氣概,對南宋后期院畫有很大的影響。他的山川畫在取景上長于以偏概全、以小見大,時人稱之為“馬一角”。在用筆上,他擴大了斧劈皴法,畫山石用筆直掃,水墨俱下,有棱有角。故宮博物院所藏《踏歌圖》可稱是他這種氣概的代表作品。畫中遠峰巨石下,竹翠柳疏,幾個老小農人歌舞于垅上,抽象地表達了“康年人樂業,垅上踏歌行”的詩意。同藏于故宮博物院的《水圖》也是他的代表作,原為冊頁,今裱成手卷,以勾線為主,別離描寫十二種水態,顯示了作者崇高高貴的技巧。其人物、花鳥畫也有《華燈侍宴圖》(兩本,一在臺北故宮博物院,一在重慶市博物館)、《梅石溪鳧圖》(故宮博物院藏)等小幅真跡。美國堪薩斯納爾遜博物館還藏有其《西園雅集圖》卷,上海博物館藏其《歡梅圖》軸,也為珍品。其子馬麟,承家學,工人物、山川、花鳥,曾為畫院祗侯,代表作有臺北故宮博物院藏的山川畫《靜聽松風圖》軸、故宮博物院藏的花鳥畫《層疊冰綃圖》軸,畫風較其父更為致密纖巧。

◆夏圭,字禹玉,錢塘(杭州)人,宋寧宗時畫院待詔。畫風與馬遠極為附近,構圖亦多空白,人稱“馬半邊”,畫史中多以“馬、夏”并稱。臺北故宮博物院藏其《溪山清遠圖》卷,畫面上巨石遠山、森林茂樹、樓觀村莊等都安插得疏密有致,筆法堅挺峭秀,將煙雨迷蒙的江南景色,描畫得極其清幽秀麗。他的另一代表作品《山川十二景圖》卷現只存四景,藏于美國納爾遜博物館,各自獨立成章,但在結構上卻連為一氣,描寫江天空闊的黃昏景色。夏圭的小幅作品,大都筆法簡括,墨色蒼潤,詩意稠密,故宮博物院藏的《遙岑煙藹圖》為其代表。還有藏于美國弗利爾博物館的《洞庭秋月圖》軸,也是夏圭精品。

李成(?-967),字咸熙,其先報酬唐宗室,后周時避居青州營丘(今山東)。身世貴族,有文才,因世變不得志,好喝酒與游歷。擅畫山川自娛。他在承繼前代成績的根本上,將山川畫的表示內容和表示技巧推向了縱深的成長。記錄說,他的山川畫不只表示出山水抽象的變化,并且出格強調了季候天氣的特點,此中最凸起的就是締造了“寒林”的抽象。其畫傳世不多,現存的很多《寒林圖》都假說是他的作品,其實多為后人仿作。唯有藏于日本的《讀碑窠石圖》被確認為真跡。該畫描畫一騎士于旅途中見一古碑而立足觀望,人騎為同期畫家王曉所繪,布景是李成的手筆。荒漠空闊,地盤寒瘠,老樹枝枯葉散,一派蕭冷氣象。傳為李成的作品還有遼寧省博物館藏《茂林遠岫圖》與《小寒林圖》、臺灣故宮博物院藏《寒林釣艇圖》、美國納爾遜藝術博物館藏《晴巒蕭寺圖》等。日本澄懷堂文庫藏《喬松平遠圖》,畫有茂林遠嶂,亭館行旅,布景構圖具有北宋初期特點,為傳播有緒的李成真跡,但有專家認為系燕文貴作品。《晴巒蕭寺圖》也是北宋作品,雖不克不及認定作者為李成,可是確信無疑的北宋初期山川,有主要研究價值。其他作品,多為宋人作品,時代稍晚。

范寬,一名中正,字中立,陜西華原人。生卒不詳,略晚于李成,宋仁宗天圣(1023-1031)年間尚在。聽說脾氣寬厚,好喝酒,不拘世故,常往來于京洛間。他的山川畫,初師李成,后悟到:“前人之法,未嘗不近取諸物,吾與其師于人者,未若師諸物也;吾與其師諸物者,于是,他深切到終南、太華一帶的深山里,對天然進行察看體味,終究締造了本人的氣概。所作之畫,峰巒渾樸,翰墨雄奇,使人觀其畫,“仿佛行山陰道中,雖盛暑中,凜冽然使人急欲挾纊也。”其時就遭到了高度注重。他的傳世作品中,今存臺北故宮博物院的《溪山行旅圖》是較為可托的真跡。迎面矗立的山頭、如練的飛瀑、雜樹叢生的山丘,掩映樹后的樓閣,潺潺的流水、山路上行進的馱馬,這一切都在雄渾的翰墨中表示了出來。他也擅畫雪景寒林,雪山抽象則是他的締造。傳為范寬的作品還有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的《雪山蕭寺圖》和天津藝術博物館藏的《雪景寒林圖》,真偽有爭議,但可作為其傳派作品來研究。

郭熙,字淳夫,河陽溫縣(今河南孟縣)人。神宗時奉詔入宮廷畫院,初為“藝學”,后升為“翰林待詔直長”。以山川畫出名于時。初為自學,后摹仿李成之畫,畫藝猛進。畫石多用卷云皴,所謂的“蟹爪枝”大要是他的締造。他是李成之后,把中國山川畫創作推向表示愈加實在細膩的微妙變化境地的人,并付與它以強烈的豪情色彩。作為職業畫家的他卻遭到了蘇軾、蘇轍、黃庭堅等文人的表揚,他們都有吟詠郭熙作品的詩。其傳世作品相對較多,有美國大城市博物館藏《樹色平遠圖》、臺北故宮博物院藏《初春圖》及《關山春雪圖》、上海博物館藏《幽谷圖》、南京大學藏《山村圖》、云南省博物館藏《秋山行旅圖》和故宮博物院藏《窠石平遠圖》等。

燕文貴,吳興(今屬浙江)人。其先人屬軍籍,以繪畫見長入宮,是北宋太宗、真宗時的宮廷畫家。特長山川,兼及人物,曾畫《七夕夜市圖》,描畫北宋國都汴京的實在景物,可惜已失傳。他的山川畫創作,不囿于前人,景物多變,亦獨樹一幟。現存他的作品有《溪山樓觀圖》卷,藏于日本大阪市立美術館,為一卷描寫大山洪流的全景式山川畫,山石用小斧劈皴,筆法尖勁峭立,建筑物用界畫法為之,工整精細,代表了燕畫的特點。臺北故宮博物院也藏有一幅同名作品,美國大城市博物館藏的《夏山圖》被專家認定為其門生屈鼎的作品。日本所藏的《溪風圖》亦是真跡。上海博物館藏紙本水墨《溪山圖》卷,雖未必為燕氏親作,但畫風與其接近,能夠作為研究參考。已贊過已踩過你對這個回覆的評價是?評論收起

更多精彩報道,盡在https://www.www.odbhtf.live

捷克梅圖耶河畔特普利采10大推薦酒店 (215元起)

Apartment 180坐落于梅圖耶河畔特普利采,配備帶天井和免費WiFi的自助式住宿。這家公寓配有免費私家泊車位。客人能夠在周邊地域體驗徒步和滑雪等勾當。 這家公寓具有1間臥室、帶衛星頻道的平板電視、帶洗碗機和微波爐的設備齊備的廚房、洗衣機以及1間帶淋浴設備的浴室。 這家公寓供給滑雪至門口雪道、滑雪通行證售票處和花圃。距離Kamenec有2.1公里,供給共用歇息室、免費私家泊車位、花圃和燒烤設備。旅游征詢臺能夠協助客人放置一些勾當。住宿供給免費WiFi。 這家旅店的每間客房都供給衣柜。客房供給配有淋浴設備的私家浴室。Pension Dita的部門客房也供給歇息區。客房為客人供給冰箱。 客人能夠在這家住宿玩乒乓球。該地域的搶手勾當有徒步和滑雪。只要如許,我們才能確保考語來自于曾入住過酒店的實在住客。

路程竣事后,客人們將他們的住宿體驗告訴我們。我們會驗證所有考語的實在性并查抄能否包含不雅觀言語,然后再添加到我們的網站上。

更多精彩報道,盡在https://www.www.odbhtf.live

明代畫家姚綬《老梅圖

姚綬(1423~1495),明代畫家,字公綬,又號谷庵子、云東逸史,浙江嘉興人。天順中賜進士,成化初為永寧郡守。官至監察御史,是汗青上出名的廉吏。解官歸,作室曰丹丘,人稱丹丘先生(一曰筑室日丹東,人稱“丹東先生”)。善書、畫,書法鍾王,勁婉咸妙。畫初學水墨,后進學唐品,得古意。小景好作沙坳水曲,孤釣獨吟,其闊幅重林遠汀,著四五漁船罷了。喜摹仿趙孟頫、墨氣皴染皆妙,聞寫吳鎮竹石,亦瀟灑可愛。圖成或售于人,遼厚價返收之,其自重如斯。

更多精彩報道,盡在https://www.www.odbhtf.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