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牛受驚亂沖撞 巡特警到場一槍擊斃

12日,“砰!”一聲槍響,偃師市緱氏鎮王師傅懸著的心也跟下落了下來,好在牛吃驚后沒傷到街上的人,也多虧巡特警帶著狙擊槍及時參加將牛射殺才節制住排場。

12日,“砰!”一聲槍響,一頭500多公斤的公牛回聲倒地,偃師市緱氏鎮王師傅懸著的心也跟下落了下來,好在牛吃驚后沒傷到街上的人,也多虧巡特警帶著狙擊槍及時參加將牛射殺才節制住排場。

49歲的王師傅家住緱氏鎮金屯村,處置牛羊宰殺20多年,雖然曾多次見過公牛吃驚,但此次碰到的環境,仍是讓他遭到不小驚嚇。

10日,他花2萬多元從養牛場買回一頭500多公斤重的公牛,豢養2天后預備宰殺。按照老例,在宰殺前,王師傅需要把牛先趕進一個與之體型接近的鐵籠,讓牛在狹小空間內無法勾當,也便利固定牛蹄及接下來的宰殺工作。

不外,若何把牛送進鐵籠讓王師傅很頭疼。“都說牽牛得牽牛鼻子,但從養殖場買回來的牛一般都不穿鐵鼻環,我們牽牛就只能把繩套在牛脖子上,如許確實有掙脫的危險。”王師傅說,12日早,他和同村村民預備宰殺工作,但那頭買回的公牛卻遲遲不進鐵籠,“我拿著小棍在后面敲打,沒想到,公牛俄然吃驚,搖晃腦袋撤著身子掙脫韁繩,徑直跑出小院,還幾乎把人帶倒。”

王師傅喊來鄰人,大師預備圍捕,可500多公斤重的公牛,逢人就想抵觸觸犯,誰敢等閑接近?圍捕打算失敗。

看著同村人家的莊稼被牛踩踏,王師傅一邊擔憂公牛傷人,一邊又滿心歉意。他讓鄰人先幫手提防著牛傷人,另一邊又回家找來一頭母牛,預備用“色誘”的體例來不變公牛情感。與此同時,他也撥打110向警方乞助。

牛爬不上來,對大師的要挾也小了良多。但這一幕讓王師傅又犯了愁:若是不把牛撈出來,他2萬多元的買牛錢可能要吊水漂;若是把牛撈出來,又會對大師形成要挾。“我想等牛恬靜點,下到坑里將其捆上用吊車吊出來,沒想到我們剛一接近,曾經摔傷的公牛瘸著站起來又有攻擊姿態。”王師傅說,那一刻,他只好無法地寄但愿于民警及時參加幫手。

記者從偃師市公安局緱氏派出所領會到,接到報警乞助后,該所副所長吳正信倉猝帶著民警趕往金屯村,隨身照顧的還有一把六四式手槍。“手槍射程近,對于皮質很厚的公牛來說殺傷力也較低,幾年前,我們也曾處置過雷同突發環境,其時民警持手槍射擊20多發槍彈才將牛擊斃。”吳正信說,佩帶手槍是為應對突發,平安起見,他們向偃師市公安局巡特警大隊乞助。

當日9時40分許,巡特警大隊教誨員馮宏軒與同事照顧八八式狙擊槍、七九式微沖以及測距儀趕到現場。“八八式狙擊槍射程遠、能力大,適合從高處對準,是最佳選項,一發槍彈該當能快速處理問題,但考慮到環境特殊,我們還照顧了七九式微沖備用。”馮宏軒說。

趕到現場后,民警將圍觀村民分散到平安區域,馮宏軒對現場地形察看、測距,最終在蓄水池對面距牛30米的位置設射擊點,從牛身右前方45度方位進行射擊。

9時50分,馮宏軒敏捷就位,用八八式狙擊槍鎖定公牛,找準機會扣動扳機。一聲槍響后,吃驚公牛被成功擊斃,轟然倒下。(洛報融媒記者 王博東 通信員 王國棟)

更多精彩報道,盡在https://www.www.odbhtf.liv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