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案釋法】老鷹也敢獵殺?聽說吃了補“腦殼”呀!結果等來了……

在本地派出所協助下,王某亞、莫某冰被依法傳喚到案。現實面前,三名嫌疑人很快交接,自客歲10月起,三人采辦相關材料,拆卸了一把獵槍,先后14次持槍獵殺候鳥白鷺和野鴨數十只。每次獵殺后,三人都拍攝視頻和照片上傳抖音、伴侶圈炫耀,還糾集他人一路宰殺吃喝。

3月8日,四川省樂山市沐川縣叢林公安局破獲了一路不法盜獵野活潑物案,查獲了野活潑物凍體17只。

近日,按照群眾舉報,沐川叢林公安部分對嫌疑人袁某某位于沐溪鎮茨灣村的衡宇進行了依法搜查。在其家中冰箱內發覺老鷹、松鼠、竹雞以及鳥類動物凍品,經判定,此中包羅國度庇護動物和三有野活潑物。

1月27日,西藏日喀則的次某和旦某在其把守的羊圈內設置三個便宜獵捕器,當日捕捉一只猞猁后,兩人用木棍將其打死并剝取毛皮及骨頭。經自治區林業部分判定,該動物確為國度二級重點庇護野活潑物猞猁。

2月11日,日喀則謝通門縣公安局以涉嫌不法獵捕、殺戮寶貴、瀕危野活潑物罪對兩人立案偵查。案件發生后,市、縣兩級查察院提前介入案件打點,提出偵查建議指導全面取證。

2月17日,公安機關將該案移送查察機關提請批捕,謝通門查察院當日依法對犯罪嫌疑人次某、旦某作出核準拘系決定。

該案是西藏查察機關在疫情防控期間打點的首例不法獵捕、殺戮寶貴、瀕危野活潑物案件。

2019年9月,江蘇宿遷的崔某從QQ群里進修了獵鳥方式,并采辦相關物料為獵捕灰頭鹀做預備。同年9月至11月間,崔某多次前去沭陽縣高墟鎮某村地步內誘捕灰頭鹀。

案發后,沭陽縣公安機關從崔某家中拘留收禁死鳥3737只和相關作案東西。庭審中,被告人稱其毒殺的鳥預備供本人食用及到歲尾送給親友老友。經判定,被捕殺的鳥中3351只系灰頭鹀,屬于國度庇護的三有野活潑物。

3月3日上午,宿遷市宿城區人民法院公開審理此案,以不法打獵罪判處崔某有期徒刑二年十個月。

按照兩高兩部《看法》,不法獵捕、殺戮國度重點庇護的寶貴、瀕危野活潑物的,或者不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度重點庇護的寶貴、瀕危野活潑物及其成品的,按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的劃定,以不法獵捕、殺戮寶貴、瀕危野活潑物罪或者不法收購、運輸、出售寶貴、瀕危野活潑物、寶貴、瀕危野活潑物成品罪科罪懲罰。

違反打獵律例,在禁獵區、禁獵期或者利用禁用的東西、方式進行打獵,粉碎野活潑物資本,按照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二款的劃定,以不法打獵罪科罪懲罰。

仍是那句老話,沒有買賣就沒有殺戮。拒絕野味、為了本人,也為了他人!

更多精彩報道,盡在https://www.www.odbhtf.live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